为了祖国塞尔维亚 德约在东京打光最后一颗子弹

东京的骄阳下,德约太累了。

2021年7月,东京有明网球公园被盛夏的蝉鸣声所包围,中午的气温可以达到35摄氏度,体感温度逼近50摄氏度。

在这种火热的天气之下,带着为自己和塞尔维亚代表团夺得一枚奥运金牌的渴望,刚刚在温网夺得第20座大满贯冠军的德约科维奇把自己变成另外一团火,完完全全地投入到男单和混双的赛事当中。

从7月24日到7月31日,他在8天里打了包括6场男单和3场混双之内的9场比赛。超高的强度加上超高的气温,对于没有团队跟随、又是临时决定出战的他来说,都是巨大的消耗。

最终,他以男单第四名和退出混双铜牌战结束了第4次奥运之旅,奥运会最好成绩依然是2008年北京的那枚铜牌。

“很糟糕,我感到很糟糕,我的比赛打得支离破碎。”他在男单半决赛不敌小兹维列夫之后说,“但是为塞尔维亚出战,我并不后悔。”

德约半决赛遗憾不敌小兹维列夫。

为了国家,决定来东京

金,元素符号是Au,原子序数是79。

澳大利亚的国家缩写为“Au”,德约科维奇在澳网获得9座男单冠军奖杯,是当之无愧的“墨尔本之王”。去年3月的ATP迪拜公开赛,他拿到第79个男单冠军,职业生涯总冠军数已经来到了85。

但是这些都敌不过他对于真正金牌的渴望。

“我正在经历最好的赛季,现在我已经准备好参加奥运会了,像斯黛菲(格拉芙)那样实现年度‘金满贯’是一件伟大的事情,也是我的目标。”

作为东京奥运会上最知名的选手之一,他和塞尔维亚代表团一起参加了7月22日举行的赛前新闻发布会。

和职业赛场上一样,德约从不掩饰自己。在2021赛季连续拿到澳网、法网和温网男单冠军之后,他让自己的大满贯总数达到和费德勒、纳达尔一样的20个。

德约在贝尔格莱德机场召开发布会,宣布参加东京奥运会。

温网决赛结束4天之后,他就在社交网站上宣布自己买好了前往东京的机票,“我很骄傲能够加入#TeamSerbia,参加奥运会。”

加入塞尔维亚队,去实现年度“金满贯”,是德约想要征服的下一座高山。

这一次攀登不只是为了他自己,也是为了整个国家。塞尔维亚历史上一共5次参加奥运会,拿到3金6银6铜15枚奖牌,唯一的网球奖牌正是德约科维奇在北京奥运会上的那枚男单铜牌。

“显然,这种感觉是不同的。作为奥运会的一部分,作为代表团的一部分,即使我一个人在网球场上作战,我也能感受到团队的精神。”

塞尔维亚有700万人口,其中的86名塞尔维亚运动员就在德约身边。“我的队友和所有塞尔维亚国家队的人员都在支持我,这种感觉像是给了我一双翅膀,让我可以发挥出最佳水平,达到最好的高度。”

德约在场边给自己降温。

惨烈的两线作战

“必须在半空中飞行。你如果飞得太低,羽翼会碰到海水,沾湿了会变得沉重,你就会被拽在大海里;要是飞得太高,翅膀上的羽毛会因靠近太阳而着火。”

在《木心回忆录》里,木心复述了希腊神话里代达罗斯嘱咐儿子伊卡洛斯的话。

但伊卡洛斯就是要飞向太阳,他认为“知”的越多,就“爱”得越多,它们是自己的一对翅膀。

德约科维奇也有一对类似的翅膀,他也像伊卡洛斯一样执着于追求光和热。

在男单赛场,他先后击败玻利维亚选手德里安、德国选手斯特鲁夫、西班牙选手弗基纳和本土作战的锦织圭。半决赛中,他迎来了小兹维列夫的挑战。

首盘比赛他以6比1轻松获胜,第二盘又是率先破发。就在所有人以为他将至少锁定一枚奖牌的时候,德国人的反攻开始了。

德约实在太累了。

而从男单第三轮开始还要兼顾混双的德约科维奇则在疲惫、酷热和压力之下,不得不以被打了折扣的战斗力应战。冰块、风扇、遮阳伞,他用上了一切能用的降温手段,但比分还是停留在了6比1、3比6、1比6。

“我感到非常糟糕,每一个层面。希望我能够满血恢复,至少为我的国家赢得一枚奖牌。”

不过,布斯塔没有给他这样的机会。继续用冰块敷着头顶和脖子,他们顶着烈日打满三盘——西班牙人以6比4、6比7、6比3胜出,像赢得一枚金牌一样庆祝这枚来之不易的铜牌。

在另一边,德约科维奇也打完了他在东京奥运会的最后一分。

从第二盘开局开始,他的接发球已经踉跄。第三盘他一度把球拍摔向看台,想要缓解自己的挫败感,但这只是为他换来了裁判的警告。

输掉这场比赛之后,德约因为肩膀的伤势,退出迎战巴蒂/皮尔斯的混双铜牌战。

2012年伦敦奥运会,德约科维奇担任塞尔维亚旗手。

第一时间,向队友道歉

“我没有能够百分百发挥,我的网球水准掉了下去。很大程度上是因为疲惫,精神和身体上的。”世界第一在赛后说道,“我已经耗光了油箱里所有的能量,本来它就不太多了。”

从某种程度上来说,奥运网球是比职业网球更加艰难的存在。

四年一届的等待、为国征战的期盼,以及德约科维奇本人想要创造历史的渴望,是他“all in”的动力,也让他在明知道赛程非常紧张的情况下,来到东京打光了最后一颗子弹。

东京奥运会的网球比赛开始于2021年7月23日,在温网结束后12天;结束于8月1日,在美网开始前29天。

当德约科维奇在温布尔登第6次捧起“挑战者杯”,将自己的大满贯总数提升至20之后,在被问到是否会前往东京参加奥运会时,他给出了五五开的答案。但是只用了4天的时间,他就决定参赛。

还没有足够的时间恢复,他就飞到东京。

在尊重防疫要求的情况下,拥有极高国际知名度的他在奥运村里成为“移动的景点”,被各国运动员和代表团成员“捕捉”。

同样出于防疫考虑,本届奥运会大幅度精简人员,这导致他不能把自己的团队全都带到有明网球公园,瓦伊达、伊万尼塞维奇两位教练以及他的体能师、康复师都不在他的身边。

德约在场上摔了拍子。

尽管塞尔维亚国家队有教练和保障团队,但对于德约科维奇这样“TOP”级的球员,以及一位要在单打和混双两线作战的34岁老将来说,他们还是无法保证他像在巡回赛和大满贯里一样得到足够的支持。

在双线作战方面,队友们一度希望他不要兼项。可是考虑到自己的排名有机会搭档一位女球员出战,他还是决定携手斯托扬诺维奇,为了给塞尔维亚增加一个夺牌的机会。

在不得不退出混双三四名决赛之后,他第一时间向队友表示道歉:“对不起妮娜,我无法继续参赛了。我的身体极度疲劳,而且有很多疼痛的地方。”

同时,他也为自己摔拍而进行了道歉,“我也不想要做这些事情,很抱歉传递了错误的信息。但我们都是人,有时候控制情绪会很难。”

带着夺金的目标而来,以两个第四名离开,德约科维奇的下一站将是不到一个月后的美网。

没有年度“金满贯”,他还可以追求年度“全满贯”。不过,筋疲力尽的他在纽约会有什么样的表现呢?他还会参加下一届巴黎奥运会吗?

足球比分 NBA直播 球棎比分 足球直播 英超直播 360直播吧 足球比分直播 7M足球比分 NBA比分直播 足彩即时比分直播网